当前位置:行业新闻 > 正文
曾经的钢铁大市霸州 ,如何变成一个“无钢市”!
2022-07-05 09:59 浏览: 265次

国务院办公厅督查室在2021年12月17日发布的一则通报将河北省霸州市推到了风口,其大面积大规模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引发持续关注。

通报称,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10月1日—12月6日,霸州市15个乡镇(街道、开发区)入库和未入库罚没收入6718.37万元,是1—9月罚没收入的11倍,涉及企业和个体工商。

霸州曾经严重依赖钢铁产业,除去霸州市新利钢铁和河北前进钢铁两家大型钢铁厂,在霸州市胜芳镇,几乎家家户户都经营着钢铁及相关产业的加工厂。

采访中,研究京津冀区域经济的人士称,霸州民营经济十分发达。“比如2010年胜芳有1800多家家具企业,产量占国内同类家具产量的65%,出口占到三分之一,总销售额超过80亿元,并带动形成金属加工、玻璃加工、木材加工三大产业集群。”

数据显示,2010年,霸州第二产业经济结构以民营经济为主,其中民营企业27000多家,为霸州创造了85.3%财税收入和85%农民收入,提供了86.7%的项目投资和86.2%的非农就业岗位,是霸州经济结构的支柱与脊梁。

然而,随着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日趋加重,曾经的钢铁大城走上“去钢铁”之路。2013年,河北省开始布局淘汰落后过剩产能,重拳淘汰钢铁等过生产能,到2017年,霸州市退出全部钢铁产能。

退出钢铁产能后的霸州开始进行产业转型,比如建设休闲食品产业基地。这几年,达利食品、稻香村、海底捞、小仙炖燕窝等国内外知名食品企业加工厂纷纷落子霸州。

但食品产业群的发展既没有为当地政府带来强有力的税收来源,也没有立即给霸州带来足够的人口和就业岗位。数据显示,在2018年,霸州食品产业产值31.5亿元,税收3.2亿元。

“产业园的工厂哪里会要我?像我们这些年龄稍大的很难再找到工作。年轻一些的人或许就去其他城市看看机会。”出租车司机王明在一家钢铁工厂工作了20多年,失业后开起了出租车,“赚点零花钱吧,大家都这样。”

“如果不是我们家在这有生意,我也不会回来。”梁超告诉记者,很多一起长大的朋友大学毕业之后除非是回来考公务员,其余的都去其他地方工作。“这里就业机会相对没有那么多。”

尽管霸州近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尚且平稳, 但从2021年上半年一次性收入占比过多便不难看出,霸州需要找到新的税源,弥补2017年前进、新利两家钢厂关停后留下的税源“窟窿”。

Dingtalk_20220705100412.jpg

钢铁企业是纳税大户,前进钢厂最多时一年纳税六七亿元,砍掉一家前钢,再来100家企业可能也无法弥补其纳税体量。”有接近政府的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廊坊市被确定为“无钢市”后,其实省里原本要求到2019年年底退出钢铁产能,而霸州提前两年于2017年完成。廊坊一共只有四家钢厂,霸州两家,文安县、安次区各一家,霸州成为首个“无钢市”。 “如果当时拖到2019年再完成退出,至少可以多带来20亿元的财政收入,霸州财政或许不至于陷入如此困境”。

当时肯定舍不得关闭钢厂,但这是政治任务。钢厂每年纳税数亿元,关停前所在乡镇财力位居霸州前几位,关停后直接倒数。”有曾参与钢厂关停的乡镇政府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关停一家钢厂,还意味着关停与之配套的众多企业,并且解决员工安置等问题。在他看来,当时退出全部产能,而没有引发剧烈的社会波动已实属不易。

而在一位熟悉霸州钢铁产业的人士看来,关停两家钢厂某种程度上也斩断了当地金属玻璃家具产业的“龙头”。

虽然钢铁产能已于2017年全部退出,但是在前进钢厂所在的胜芳镇,依然保留了不少钢铁深加工企业,路上随处可见运送钢管的货车。

“在2017年退出钢铁产能时我们就感慨,其实霸州本地并无过剩产能,两家钢厂甚至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两家钢厂满负荷运转时钢的产能是900万吨,但是霸州全域带钢的消耗量可达2000万吨,两家钢厂生产多少下游就能消耗多少,根本不存在库存, 当时如果守在钢厂门口可以看到带钢甚至还带着热乎气就被拉出厂区直接送往本地制管企业。”前述钢铁行业人士表示,两家钢厂的产能规模放在行业来看并不算大,“当然,产能确实比较低端,带钢只比地条钢稍微高端一点,只是最为初级的钢板”。

对于钢铁产能如此的消耗能力源于霸州本地的金属玻璃家具产业。金属玻璃家具是相对宽泛的分类,凡是原材料中用到金属、玻璃的家具均可归入此类,按照当地人的说法,霸州的金属玻璃家具产能占据全国的70%。

有霸州本地企业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两家钢厂关停后,家具企业需要从唐山购买带钢,再运送到霸州进行深加工,制成更高档的板带,或者直接制管,不仅增加了运输成本,而且采购价格也相应抬升,在前进钢厂没有退出前,京津冀地区带钢的价格由前钢定价”。

“随着两座钢厂在2017年关停,金属玻璃家具产业并没有大规模离开霸州,不过由于原本附加值便不高,成本上升后进一步蚕食了企业的利润空间,即使是上规模的家具企业一年的纳税额也只有几千万元,根本无法填补钢厂关停给税源留下的窟窿。”前述乡镇政府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两座钢厂退出前,尚且能够与下游产业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掩盖了下游产业附加值较低的特点,金属玻璃家具产业还称得上霸州的支柱产业。如今砍去钢铁产业,只剩下游产业,不可能再将金属玻璃家具产业砍去,只能尽量通过整合将一些小的企业提档升级。

这也被他称为“船大难掉头”,产业结构已经定型。如果一个镇有一家钢厂,该镇所有的指标都会向钢厂倾斜,所以一般难以吸引其他产业进驻。